骆正愉: 坚韧不拔的骆驼

发布时间:2017-10-13作者:浏览次数:281

    骆正愉,男,192910月出生,浙江义乌人,中共党员,国家外国专家局离休干部。骆正愉于1947年考入清华大学化工系,在革命气氛熏陶下,骆正愉表现活跃,思想进步,早在19486月就参加了党的外围组织——民主青年联盟,并于同年10月参加中国共产党。骆正愉同志1951年清华大学化工系毕业后,留校工作担任化工系秘书,协助系主任处理有关教学和教师工作安排。1953年随清华大学石油系一起到北京石油学院工作,担任了北京石油学院党总支委员,随后又任第一、二届党委常委,参与学院的领导工作。在北京石油学院工作至1976年,历任院长秘书、教务科长、石油炼制系党总支书记、院长办公室副主任等职,负责教学、外国专家、内部协调、学生管理等工作。1976年至1985年在山东淄博齐鲁石油化工公司工作,历任计划处主任工程师、生产组长、外事办公室副主任等职,负责生产计划、资金使用计划编制及监督检査计划执行,组织协调成套引进装置的合同谈判、合同执行等。1985年负责组建中国深圳科健公司,任总经理。19861月调入中国国际人才交流协会,19863月参与组建由中国国际人才交流协会和美国知名专家学者发起的美中国际人才交流基金会,并被聘为首任会长。在外专局驻美机构及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工作至 1992年离休。


无限的思念

(林依 2003516日)


    正愉同志在清华大学学习及工作期间(1947-1953),同学和同事都亲切地以骆驼称呼他。大家信任他,喜爱他,他就像骆驼那样以任重而道远律己,以宽厚而热忱待人,朴实真诚,正直乐观,在他亲切淳朴的笑容中时时透射出对同志的无限关爱。骆驼,正是他一生的写照。

    他自幼生活简朴。幼年时住在南京,没有玩具,常以观察四季天上的星星和雨水滴入水池中所产生的各式波澜为最大乐趣,从而培养了他鲜明的方向感和观察大自然细致入微的习惯。抗战开始,他随母亲和姐妹回到家乡义乌,寄住伯父家中。他喜欢与伯父家的长工相处,观看他们播种和收割甘蔗、制糖、酿酒,也喜欢跟着堂姐看她们煮大锅饭,并学习使用柴草烧火,观看棉杆燃烧时跳动的火苗。偶尔也随堂兄弟向他们学习爬树、摸鱼,但屡屡未果。由于一家人都没有劳动能力,深受伯母的歧视,寄人篱下难以久留,即随父亲迁往重庆。江南农村的童年虽然不长,但优美的自然景色,东洋河及河岸上大片的蔗田,小村中环绕的河流和鱼塘,都给他留下了美好的回忆。同时也培养了他喜爱劳动和劳动者的品德。战时的颠沛流离加以生活的磨练,使他逐渐懂得必须奋发求学、自强自立以立足于社会。

    在国立九中艰苦的学习生涯中,他结交了许多好友,学习他们的长处。少年之间的互相砥砺切磋和嬉笑玩耍,给予他无穷的乐趣。暑假在嘉陵江里学游泳,在江边寻觅花纹玉石,夏夜用自制的二胡学奏乐曲,种种都充满了少年憧憬未来的青春活力。在上海市西中学期间,他刻苦攻读,向志同道合的同学学习,学业进步快,尤其是英语的提高,为他后半生的工作打下了基础。

    1947年进入清华大学后,他义无反顾地投入到学生运动中去,在地下党组织的培养下,成为班级和系学生中的骨干。同时也接識了许多终身相知的挚友,情同手足,并相继介绍他们入党,建立航化支部时(包括航空系和化工系的学生党员)任支部书记。这个支部在各年级中发展了多名党员,后来大都担任了厂矿企业重任,及省部级领导干部。 1951年毕业后他继续担任石油化工系的党支部书记兼任系主任秘书,做教学行政工作。1953年初,在该系的 基础上新成立北京石油学院,平地起家,下半年即将开学。他夜以继日地全身心投入到筹建工作中,并担任首届党总支委员,重点是团结各方面调入的老教授、老专家以及中青年教师,办好大学。以后,他相继担任了专家办公室主任,石油炼制系党总支书记和党委办公室副主任。在这些岗位上,他成为各系老中青教师、学生党团干部的朋友。任劳任怨、深入细致的作风和亲切宽容、尊重他人的风格,使各项工作开展顺利。唯独欠缺的是不善于去迎合新调任的院领导之所好,于是不幸的事件发生了。1959年的政治运动,他竟然成为院领导内部权力角逐的牺牲品,经受了三年精神上严峻的折磨和考验。他以坚毅不拔的信念乐观地面对人生的挫折,不遗余力地从事艰苦的劳动。在北京市委责令平反后,学院领导阳奉阴违,不予恢复原职原薪,其影响长达二十年之久。正愉同志不计荣誉得失,虽然心中有难以拂去的不平,但对人对事仍是笑容可掬、温厚沉着、尽心尽力地去完成每一项任务。例如在贯彻“高教六十条”时,他在提高课堂教学质量、改进教学方法和考试方法、编写教材和建设教师队伍等各项工作中深入到师生中去,及时发现并总结经验,表现得生龙活虎,深受好评。文化大革命期间的再一次沉重冲击,使他几乎失去信心,但他以做忍辱负重的骆驼自喻,藉以报答人民的养育之恩,终于从精神上站立住了。几年的艰苦劳动锻炼了他的身心。

    七十年代后期,调到拥有两万职工的山东齐鲁石油化工总公司工作。他一如既往深入实际,从学习开始,逐渐胜任了公司的生产计划工作和外事工作。在引进成套设备,组织与外商的合同谈判和合同执行过程中,他进一步积累了外事工作经验。

    1985年,受科委借调,组建深圳科健公司任总经理,面对的是全新的电子科技领域。他边学边干,与科技人员交朋友,依靠信任他们,短短一年间,从确定主攻项目、选定国内外合作伙伴、出国考察、直至试制样机,每一步都进展顺利。而在涉及个人权益得失时,他处处严格自律,仅以借调身份居。在这一年的基础上,该公司至今不断发展,效益日增。

    1986年至1992年,派出到美国旧金山参与组建“美中国际人才交流基金会”任会长,直至 1992年回国离休。在此期间,他勤奋地学习和工作,六年如一日地每大淸晨必详细阅读英文报刊至少一小时,以了解美国国情,提高英语水平和作能力。此基金会是经美国政府注册同意成立的美国民间组织,需要独立面对复杂环境,处理各种对内对外事务,又要受到对方的种种限制和监视,甚至当面威逼。但他凭籍丰富的学识和斗争经验,以然正气坚持高度的原则性于始终。同时克服重重困难,广交朋友,与许多美国和华人组织建立经常联系, 尽量发挥支持我方的朋友们和知名专家、学者、企业家的作用,以开拓工作领域,为今后工作打下基础。此外还开展集资和个別投资项目,为人才交流积累资金。他经常独自远道驾车到各地访问工厂、农场,探望国内派出的培训人员。他也常带领国内访团到有先进生产技术和管理经验的公参观及座谈,商谈合作意向,安排由对方出资的培训项目,使双方受益。像这一类的交流,持续数年未中断在他离任前,有数家公司授予他奖牌,如硅谷生产芯片的电子公司Solectron Corporation等。每当国内本单位赴美人员途经旧金山时,他无不诚心诚意接待,不分职位高低都亲如家人,亲自驾车送他们参观名胜,不知疲倦。

    正愉同志热爱工作也热爱生活,兴趣广泛,尤其爱好矿石和摄影。他把对大自然和一切美好事物的一片深情寄托于摄影作品中,技艺日益精湛,已有三幅作品刊登于 《大众摄影》。在摄制自然景色时,他把自己融合其中,使之放射出生命的光彩,花有情、树有意、彩蝶翩翩、 鸟儿引颈、草原在呼吸、飞瀑在欢唱、溪流汩汩有声、彩云滚滚向前。在摄制建筑雕塑艺术品时,他沉浸于创作者的思维中,把庄严肃穆、巍峨壮丽、无声的抗争、压抑的愤怒,妩媚艳丽、天真无瑕、智慧的魅力、力量的源泉…表现得尽善尽美。在摄制人物的瞬时镜头时, 他与人同欢乐、共忧伤,使友情、爱情、母女之情…跃然于纸上,把人与自然的融洽表现得令人无比向往。这些珍贵的遗作,是他智慧才华的结晶,充分反映了他博大宽容的胸怀。他对摄影还有许多计划,但突然,这一切都中断了。

    病魔对他的袭击是如此突然,20031月中旬,他感到右腹部常间歇疼痛,经医院数次检查无结果,29月开始在协和医院消化内科住院检查,近一个月未作治疗,直至33才确诊,己是癌症晚期广泛扩散,失去治疗时机。转至肿瘤医院后,他心态仍很积极和自信, 但病情迅速发展,请中西医结合治疗都未能见效,而体力日见衰弱,终于416日凌晨3 50分,因心肾衰竭而离开人世。

    我们共同生活五十年,从青年时代在同一党支部开始, 始终在同一单位工作,形影相随,既学同一专业,又有许多共同的兴趣,家庭是很幸福的。他的优秀品德和卓越的才华,使我终身受益。他坚毅不拔的信念和对我无微不至的关爱,成为我的精神支柱。他是我的保护神,失去他犹如失去了灵魂,迷失了方向,多么想继续追随他而去却不知路在何方?唯有在回忆中去找回那经失去的生活。

    这篇短文以泪水写成,词不达意,难以确切反映他虽多挫折但仍是闪闪发光的一生。愿正愉同志在天之灵安息吧! 无论天上人间我们永远在一起。


你向我走来


远远地,你向我走来,

挥动双臂,笑容灿烂,

渐渐地,你走近了,娓娓道来:

我从遥远的地方归来,跋涉艰难,

终于回到了你的身边,

我们在一起,再不分开。


远远地,你向我走来,

你在寻找我,左顾右盼。

啊!你发现我了,飞奔过来拥入胸怀。

我们并肩牵手,步履轻快地前迈,

忘却了人间的一切忧患。

我们轻轻地唱着:You are my sunshine .You make me happy.

这首歌你最喜爱,

歌声伴着你双眸柔和的光彩。


远远地,你向我走来,

手持相机,肩挎背包,老远就间到你飞扬的神采,

笑容多么天真愉快。

你刚完成了一次成功的摄影之旅,欣然道来:

“那里有辽阔无际的原野,

又有高山流水,恬静无比,淸幽非凡,

令人衷心赞叹。

让我们一起去欣赏吧!

想必从此留恋忘返。”


林依 20035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