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调歌头·咏武迟先生

发布时间:2018-03-27作者:教育发展中心 王玉宝浏览次数:141

水调歌头·咏武迟先生

家父舞丹墨,慈母秀诗篇。钱塘书香门第,年少意翩翩。立志科学救国,不吝重洋远渡,观道澄怀宽。板凳十年冷,羽化便成仙。

建新校,育才俊,解疑难。教学相长,满圃桃李嫩枝展。长向高峰攀越,不期寒流骤降,精钢绕指缠。放眼量风物,老树绿枝鲜。

注:武迟(19141988)浙江杭州人,中国科学院院士,化学工程学家,教育家,北京石油学院教授、炼制系主任、副教务长。

家父舞丹墨,慈母秀诗篇。钱塘书香门第,武迟先生出身于书香门第,父亲武曾传爱好诗画,擅长书法,母亲严纯,幼承家教,能咏诗作词。

不吝重洋远渡,武先生1932年考入清华大学化学系,1937年赴美麻省理工学院就读,获化学硕士,1939年在美国纽约世界贸易公司及福斯特惠勒公司任工程师。

建新校,育才俊,解疑难1953年武先生参与北京石油学院筹建工作,并担任炼制系主任、副教务长。

不期寒流骤降19691972年,武先生在湖北潜江石油部五七干校劳动。

放眼量风物,老树绿枝鲜,分别引自武先生的两句诗。1969年,武迟被下放五七干校劳动锻炼。由于过度的体力劳动,胃溃疡3次发作、出血,身体虚弱难于支持。1970年他咏诗明志:雾里水塘春水漾,岸边弱柳嫩条鲜;诚属放眼量风物,尽瘁还余十几年。充分表述了他为振兴祖国的踌躇之志。1972年他从干校回到北京,虽身体衰弱,百病缠身,但仍充满信心,他说:我躯虽衰志未衰,愿继前贤迎盛时1985年后,武迟因过度劳累,肺心病恶化,呼吸功能衰竭,靠吸氧维持生命,但心中仍想着祖国事业的发展,壮心不已。他写道:春日唯余窗下坐,喜看老树绿枝鲜。神州古国多生气,剩勇犹争献几年。他在家里一边吸氧一边阅读文献资料,强忍病痛的折磨,坚持工作。